TOP

万相奇:骑行中冒险 魔术中探索
2015-04-08 14:37:26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 次 评论:0

万相奇:骑行中冒险 魔术中探索

    一辆单车,一床毯子,一顶帐篷,一个背包,万相奇在大学本科时就踩着自行车跨过高山,越过平原。900公里,10天,独自一人环行海南岛。1800公里,18天,独自从海南一路向北骑行回湖北咸宁。2000公里,20天,骑着500块的二手车行游越南。

    公管学院的表演,政研院的演出,家乡电视台元旦晚会的邀请……政治研究院研一的万相奇正在为筹备魔术培训班做“热身运动”。曾为学变鸽子钻研2个月之久的他,想在华师继续自己关于魔术的创业梦想。  

    万相奇的身后,是用车轮踩出的万里路;前方,是他将要踏上的漫漫人生路。前路未知,骑行和魔术让他在路上遇见自己。  

     “笼中鸟”的飞翔  

    20125月,万相奇踩一辆单车,像野马一样驰骋在海南岛上,他这只被父亲“关闭已久的笼中鸟”,终于得到渴望已久的自由。  

    小时候,当别的孩子都在嬉闹玩耍之时,万相奇却被父亲关在二楼的房间里写作业。一次,趁父母外出,实在忍不住诱惑的他跑出去和伙伴玩耍。下午四五点回到家,作业未做,父亲怒不可遏,罚他跪在水泥砖上。夏天,蚊虫多,母亲点了蚊香放在他身旁,被父亲一脚踩灭,他就这样一直跪到晚上八点多钟。  

    父亲是个强势的人,要求他用功读书,并认为这是唯一的出路。迫于对父亲强势的害怕,万相奇也只能默默遵循着。这样的压抑,让小小的他在心里埋下想要逃离的种子。  

    高中一次地理课上,拿着地理书,他想要逃离压抑的渴望蹦出。用尺子丈量离家最远的地方,是海南,他便拿起剪刀,剪下海南岛的地图,贴在桌角。海,沙滩,椰子树,这些自由的场景一遍遍在他的大脑中闪现:“我在心里想,一定要考到海南去,逃离我爸爸的控制,追寻自由,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。”  

    如愿以偿。在天涯海角边,远离家人,挣脱长久以来的束缚,万相奇得到了他想要的无拘无束。但像只刚出笼的鸟,得到了自由却不知道往哪里飞,他迷失了。和很多大学生一样,万相奇每天宅在宿舍,打游戏、看电影,日子过得慵懒无激情。  

    “我不能在‘天堂’般的大学里沉沦,这不是我所追寻的自由”,一个学期这样过活着,他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,“去追寻更高层次的东西,提升自己。”骑自行车环行海南岛的想法那么自然地冒出来,虽然毫无头绪,但凭着一腔热血,万相奇一个人,一辆车,踏上征程。  

    黑夜里,万相奇跟着路上结识的一个车队,打着强光手电筒,在蜿蜒至大山深处的公路上奔驰。由于体力困乏,他落在最后,“感觉自己像一台快要报废的机器,那一刻我多少有些无助,但我坚信他们在前方等着我。”果然,深夜十二点,当他终于到达山顶,一群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正等待着他。
    骑行让万相奇找到一种追寻自由的方式,“你的内心是自由的,能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,去认识更多的人,见更多的风景”。  

    骑行:身在地狱,心在天堂  

    骑行中对前途的未知,对距离的征服,对自我缺陷的攻克,强烈诱惑着万相奇。环岛骑行后过了一个学期,万相奇对自己许诺:大学,一定要做一件让自己铭记的事。那骑车去越南吧!

    自学越南语、办护照签证、规划路线,整整准备了一个学期,大二下学期的暑假,万相奇揣着自己挣来的2000元,和同学说走就走。

    出境时他却接到辅导员、父母的电话,当时中越关系紧张,担心他有去无回, 反对声,批判声接踵而至,他们不让他去越南。已准备如此之久,万相奇决意不肯放弃,而家人却不支持,不理解,情况陷入僵局。僵持两个小时后,他提出将手机卡办理国际漫游随时向家里报告行程,家人才勉强同意。  

    一路向南。顶着烈日,在越南,他们一日就要骑行几百公里。一次,疲惫不堪的他们想找个阴凉的地方歇歇脚,四处寻找却未果,体力已经透支,不得不继续骑着,几近虚脱,一边骑一边骂,老子以后再也不骑了,再也不来这些鬼地方找自虐了,可还是咬着牙坚持着。

    没带多少钱,万相奇很多时候都是搭帐篷睡,睡过寺庙,睡过公安局门口,睡过公园,睡过学校,睡过很多地方。他口气轻松地说着。一次,经过海边天已黑,他便在海滩上搭帐篷睡觉,吹着海风,听着浪涛,感觉挺浪漫吧!他回忆,半夜感到湿冷,醒过来才发现涨潮了,潮水一直往上漫,当时就惊得跳了起来。现在能笑着讲出来,其实当时心里挺心酸的  

    茶谷半岛是越南东北部一个人烟稀少的半岛,而在那个小岛上,万相奇已经记不清他们连续骑行了多久。烈日当空,汗水不断流着,而水已被喝完,体内的水分不断蒸发,又寻不到水源,我已经开始昏昏欲睡了,还时不时出现幻觉,嚼口香糖也于事无补,要是再找不到水源,反人类文明的自救行动随时可能发生。
 就在他近乎绝望的时候,却远远看见一个尖顶教堂,这么偏僻的地方怎么会有教堂呢?我擦了擦眼睛,才确信不是缺水昏迷前的幻觉。中午十二点,正是天主教徒们做礼拜的时间,万相奇向一位老人讨了水喝,便与信徒一起做起了礼拜。
  唱教歌时,由于不熟悉越南语歌词,万相奇和同伴只好沉默。同一排的老奶奶看出了他们的窘迫,拿着《圣经》挪了三个座位,主动坐到他们身边,把书放在中间,读到哪儿,她就指到哪儿。礼拜结束后,老人们围在他们身边,惊奇于这两个异国的小伙子们要骑自行车踏遍他们的祖国。临别时,一位老人塞给他们10000越南盾,也许,天堂上的心灵,是不能用尘世间的秤尺去衡量的吧。
  骑行中的艰辛,总是在下一秒的美好里消逝,心灵的享受迅速覆盖肉体的痛苦,骑行,身体在地狱,心却在天堂。万相奇平静地说,身体和灵魂都在路上。  

   魔术:另一种探索未知

    20141121日晚,“华研之星”的舞台上,人们看到了万相奇的另一面,玩转舞台的魔术师。凭借炫酷的魔术,他轻松摘得一等奖。对万相奇来说,魔术,是另一种对未知神秘的探索。

    8岁那年,村子里有一场魔术表演。魔术师将空空的酒壶示人,并邀请充满好奇心的小万相奇配合表演。当他看到无论是红酒还是啤酒都可以从空空的酒壶倒出时,对魔术的好奇开始发芽。  

     “报纸撕碎之后怎么又变回一张完整的?踩瘪的可乐瓶怎么又有可乐?”大学时在西餐厅打工,他偶然接触魔术表演,并不只满足于揭穿,他想学到魔术的手法。上网自学,向专业魔术师求教,和别人探讨,自己对着镜子练习,不停地摸索。曾经,为学会变鸽子的魔术,万相奇钻研了两个多月,有空就想着怎么练习,慢慢地,他的魔术技巧愈来愈娴熟,并开始在学校的晚会上表演。  

    一次在高校表演结束后,他接到一家刚开业商场的表演邀请,初次商演,他就得到了500块的报酬,“当时很兴奋,觉得我学的东西都是有用的。”所有的演出费,万相奇都拿去买了魔术材料,“投入再生产。”

    这样的商演也随之多了起来,有时会在一段时间接到好几个邀请。在这之中,万相奇敏锐地发现了魔术人才市场供不应求的商机。
    为何不办一个魔术培训班呢?招收学生教他们魔术表演,同时,承接各种魔术商演。说干就干,他和几个同学商量之后,便开始实行想法。
    贴海报,现场表演,团队很快便招收了100多个学员。但学校却拒绝提供场地。恰逢“挑战杯”中国大学生创业计划竞赛举行,万相奇带着自己的创业策划参赛,一路过关斩将,得到不少肯定,拿下了三等奖,也获得了一笔2万元的风投资金。学校开始支持,团队里却有人参加了工作,自己也要考研,创业再度搁浅。

 但万相奇心中的魔术培训创业梦未曾熄灭,“我想在华师继续我的创业梦想”。来到华师,他仍然接受着各种各样的演出,“公管学院的表演,自己本院的演出,家乡电视台元旦晚会的表演,还有地大的邀请,忙不过来拒绝了。”这些忙碌,都是为培训班做准备,“让自己的魔术得到别人的认可,信任。”

 他常感到时间不够用,“学习的同时要创业,忙不过来,一般夜里十二点之后才睡,早上六点就要起床。”而创业所需要的团队、资金、场地都是摆在他面前的难题。但他对此却很乐观:“我想做的事就会想尽办法去做,况且我有经验,总有解决的办法。”

家里人却并不知道他的计划,“父亲也许从我出生就给我安排好了人生轨迹,他希望我以后当个大学老师或者公务员。”万相奇笑着说,“但我是个比较放荡不羁的人,有自己想要走的人生路。”
作为政治学研究院的一名学生,魔术和万相奇所学似乎相行甚远,“读研是我的保险,但未来那么多的可能性,我不希望在读书时就把自己限定,想寻找更多的可能性,办魔术培训班是我的一个探索。”      

万相奇的脚步并未停下,未来,他想办好培训班,再一次骑行去台湾,前路未知,但他会一直探索下去。  

  

41-141230203053146.jpg

  

  

  

  

 

责任编辑:admin
打印繁体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条:张厚安:“理论务农”的倡导者 下一条:学高为师,德高为范——记我院“三育人...